新聞資訊
好雕塑健壯城市靈魂
作者:admin    創建時間:2015-11-03            

  “24位藝術家們在這裏做了一個月的雕塑,他們覺得好像做了一場夢。”

  10月12日。“2015大美洋湖國際雕塑藝術節”閉幕後第一天。雷宜鋅坐在洋湖濕地公園雕像園一角。30天裏,30萬觀衆曾潮水般湧向這裏。現在,歡樂與喧嘩退去,他眼前的雕塑作品襯著澄藍的天空,就像剛剛露出海面的礁石,果真帶著美夢初醒後的怅然。

  不遠處,一灣小河波光閃閃,蘆葦搖擺,岸邊一線綠色樹梢連綿起伏……哦,不,參差林立的高樓刺眼地跳進眼簾,僵硬而粗暴地扯斷了天涯線。當城市的空間不斷被高樓大廈侵占,誰能綠化令人迷失的“水泥森林”?當雕塑等藝術品介入城市公共空間,它們能創造怎樣新的情感與精神?對我們的日常生活又有什麽影響?和雷宜鋅的對話,就從眼前的雕塑作品,以及這片被割傷的天空開始。

   1 舒展宜居的城市空間也是珍稀資源

  湘江周刊: 這片環繞著洋湖的高樓大廈,是典型的城市“水泥森林”。從遠方眺望它還有點距離美,但其實每個人都體驗過身處其中時的壓迫感、迷失感。

  雷宜鋅:國際雕刻藝術節做了兩年,來自環球各地的藝術家們都非常喜好洋湖濕地公園。但我第一次開車帶他們出去,一起上看到窗外都是高樓大廈,很多藝術家不理解:中國雷,怎麽長沙到處都是市中心呢?在他們的概念裏,濕地公園的周邊應當很少高樓大廈,只有市中心才高樓林立。但那裏只有最富的人和最窮的人會選擇,因爲富人既能在市中心也能在郊區買得起幾套房,最窮的人連車都買不起,沒辦法住到郊區。

  從一名雕塑家的角度來講,城市雕塑是城市公共空間的一種藝術設計,水泥森林對人的視覺和城市的空間造成的強迫汙染和傷害,是很讓人痛心的。城市的視覺空間一旦被大面積破壞,就很難再複原。開闊、舒展、宜居的城市空間也是越來越珍稀的資源。

   2公共空間的藝術設計,是對“水泥森林”的有用“綠化”

  湘江周刊:中國城市建設進程非常快,“水泥森林”、交通擁堵、千城一面等城市病,也越來越受到批評。城市雕塑等對城市的獨特面目、個性表達和精神塑造上會有怎樣的影響?

  雷宜鋅:雕塑承載一個時代的情感、精神與信仰。一些品質很高的城市雕塑往往成爲城市甚至國家的意味,比如紐約的自由女神像,裏約熱內盧的耶稣雕像。

  特別重要的是,和架上繪畫相比,城市雕塑是一種更具開放性的、更可留存的公共藝術。公共空間與大衆日常生活緊密相干,比如長沙的沿江風光帶、烈士公園、火車站、黃花機場等等。如果長沙公園裏的一把長椅、一個垃圾桶都設計得有創意,富有個性,充滿著美的細節,給人的感覺肯定是不一樣的。但現在我們對此重視不夠,比如長沙的地鐵出站口,老百姓就覺得不好看,有不少吐槽。

  我2007年去參加美國明尼蘇達州聖保羅市的國際石雕研討會,很有感觸。它有一條獨一無二的城市玻璃長廊,設計得很巧妙也很美,能將城市的各個景點、各個購物場所全都連接起來,不論下雨下雪,天冷天熱,你都可以通過這條四季如春的長廊欣賞這座城市,居民生活也很方便。

  交通擁堵是大城市的普遍問題。聖保羅有一名藝術家用心研究公衆在交通擁堵時的感情反應,特地設計了一系列藝術性的路標和雕刻,分不同的季節,放在聖保羅市交通最差的地帶,以一種藝術的氣氛來緩解大家堵車時産生的焦慮感。碰上堵車,民衆能不能感受到身旁溫馨的藝術小細節,感情和情感上是不一樣的。以是,做好公共空間的藝術設計,是對“水泥森林”一種有用綠化,也是對都市情面感與心靈的無聲淨化。

   3 好的公共藝術品,是健壯靈魂的社會力量

  湘江周刊:您爲什麽特別強調城市雕塑的公共性、開放性?或者說藝術作品的社會功能?

  雷宜鋅:因爲我自己的雕塑作品背後有故事。我參加聖保羅國際石雕研討會創作的《遐想》,是一名美麗的東方少女形象,2007年端午節被放置在聖保羅市的菲藍公園。這個公園的東北區住的多是亞洲移民。每年一度的龍舟比賽就在這裏。沒想到2008年公園舉行龍舟比賽決賽時,管理職員淩晨時發現《遐想》被噴塗了藍色油漆,畫滿了納粹標志和三K黨符號。這類針對亞洲少數族裔的種族歧視犯罪行爲,引起當地民衆的強烈反響。爲了修複《遐想》並倡導各民族之間相互尊重,聖保羅公共藝術協會構造當地的居民在公園舉行了一場修複雕像的活動,名爲“團結的盛典”,非常莊重感人,清理雕像的膠帶也被一名藝術家收集起來拼成一幅藝術作品,當地媒體稱活動是“情感靈魂的愈合典禮”。第二年,《遐想》又遭到小規模的塗汙,觸動了更多志願者加入對雕像的巡查保護。這類事情就再也沒有發生了。

  現在美中協會又決定以《遐想》爲中心,擴建一個面積更大的中國花園,市長還希望能在中國花園裏放置一件中國的標志性建築,我們准備放一座減少版的愛晚亭,他們很高興。我沒有想到,一件雕塑作品不僅折射了美國社會種族歧視的意識形態沖突,更成爲這座城市人們相互尊重、相互團結的意味。我爲美國華盛頓廣場創作的馬丁·路德·金雕像,曆經6年時間,它的故事比《遐想》更曲折。兩位在美國的朋友甚至特地爲此寫了一本書。

  這些經曆讓我真切地體會到,一件好的公共藝術品,毫不是藝術家擺在家裏案頭上欣賞的一個擺件,不是小草一樣點綴式的小玩意,它是人與人、人與環境互動的良好媒介,能潛移默化地深入影響、塑造公衆的精神天下與價值觀念。它是以藝術爲載體、像大樹一能健壯城市靈魂的社會力量。

  4 主動搭建藝術走進公衆的平台

  湘江周刊:您掌管策劃的長沙國際雕塑藝術節,以“城市文化,城市精神,城市創造”爲主題,突出跟大衆的交流溝通。這個主旨,就是你這些藝術理念的實踐嗎?實際結果怎麽樣?

  雷宜鋅:藝術家也有責任與社會各方面主動爲大衆搭建公共藝術平台。做大型活動非常累,但它切近大衆、切近社會,結果超出我的預料。長沙是一座曆史文化名城,正在向國際化都市邁進,需要國際化的藝術家參與其中,通過藝術節也讓長沙市民對天下雕塑文化有一個了解。組委會特別策劃設計了與大衆交流互動的環節,一個月裏全天候向觀衆開放,大衆可以隨時跟藝術家溝通,還可以做藝術家的模特,據統計有30萬觀衆來參觀。藝術以如許的方式來到大衆身旁,公衆也能成爲城市文化、城市精神的建設者。

  這些來自環球的藝術家也通過活動平台深入了解了長沙甚至中國。有一天,我請他們去聽一場民樂音樂會《國韻湘音》,開始他們說白天很累了,不想去,但聽了以後個個都非常震撼,說真沒想到中國音樂這麽好聽。一個月裏他們每一天都在驚喜當中,像做夢一樣。我覺得這就是非常自然、有用果的城市文化的交流互動。

  5期待“百分比藝術”推進城市文化法治建設

  湘江周刊:您從上世紀80年代開始進行城市雕塑設計,已完成了150多件作品,這幾年通過國際雕塑藝術節,您和環球的藝術家也有很多交流。在環球的文化視野中,對于中國公共藝術的現狀與發展,您有什麽樣的感受?

  雷宜鋅:首先是我們的藝術家要有自大。外國藝術家們非常傾慕中國雕塑家,覺得我們是天下上最幸福的,因爲一些國家的藝術家可能半輩子都沒有機會做一件城雕作品。但中國正在進行城市建設,雕塑家有太多機會。美國的馬丁·路德·金委員會在全天下找合適的雕刻家,找了6年都沒找到,我能獲得機會,正是基于在國內大批實踐經驗的積累,我背靠的是一個大國崛起的大時代。以是,包括中國雕塑家在內的中國藝術家,應該完全有自大做天下上一流的藝術作品。

  我有點擔心的是目前藝術界年輕人材的培養。我感覺團體還過于浮躁,基本功不紮實,跟風跑。有的寫實做得不錯,但覺得花時間太長,很苦,看到大家都做更容易、來錢更快的抽象作品,就轉向了。一味跟風、炒作,走不了多遠,留不下經典,有機會、有平台卻出不了好作品,很遺憾。

  另一點是,全部社會對公共藝術了解不夠,觀念還沒有改變,城市文化建設中還是長官意志爲主,制度建設沒有跟上。在美國的很多城市,雕塑如許的公共藝術作品是受到法律保護的,有嚴格的法律意義上的制度。現在天下上不少國家發展公共藝術采取“百分比藝術”的有用作法,就是以有用的立法情勢,規定在公共工程建設總經費中提出若幹百分比作爲藝術基金,僅限于用作公共藝術品建設與創作開支,包括公衆參與相干的公共藝術活動。有了強制性的法律做後盾,就能避免長官意志,避免因個別領導人去留産生公共藝術興衰的弊病。2013年,我作爲長沙市政協委員、湖南省政協委員,提出了關于“百分比藝術”的提案,湖南文藝界人士非常支持,都簽了名,但我也明白,要推進它是非常複雜的事情。

  目前,中國城市的“綠化”得到了法律保證,綠地率已經明確寫入法律法規。但城市的“文化”還缺少法律的保護。我信賴,隨著時間的推移,類似“百分比藝術”如許的文化法治建設將不是夢想。

  人物檔案

  雷宜鋅: 湖南長沙人,國家一級美術師,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專家。現任湖南省文聯副主席, 湖南人民對外友愛協會副會長,省雕塑院院長,湖南省美協副主席。中國雕塑學會理事。1982年畢業于廣州美院雕塑系, 有上百件城市雕塑作品在海內外永久矗立,其中兩件作品由美國兩任總統揭幕。 2009年美國前總統卡特爲《陳納德》將軍雕像揭幕。2006年雷宜鋅參加美國明州國際石雕研討會, 創作石雕《遐想》引起關注, 被馬丁·路德· 金基金會選中,擔任美國華盛頓國家廣場馬丁·路德·金雕像設計,2010年10月美國總統奧巴馬爲馬丁·路德·金雕像揭幕,並邀請雷宜鋅作客白宮。2011年雷宜鋅獲“中國藝術年度人物”。

      0 0
在線留言
您的Email: 聯系電話:
在線咨詢 聯系我們 聯系我們
掃一掃